从容之旅(一)

时间:2019-07-22 来源:www.iraqge.com

真人赌博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我特别羡慕那种从从容容的人神情云淡风轻,步态不急不徐,遇事四两拨千斤,得失皆无扰。

  我望向这样的人,不论是男是女,是美是丑,他(她)在我眼里简直就是“璧人”!我惊叹这样的仪态,好奇这样从容的底气何来?

  或许是有衣食无忧的物质后盾做底吧?

  每次和学生阅读《我的叔叔于勒》这篇小说,尽管教材参考多少年来说菲利普夫妇势利薄情,我却怎么也不忍举棒喝斥这两个人物。菲利普勤勤恳恳做事,每天很晚才回家。妻儿们极力节俭,女儿的长袍是自己做,即使“买15个铜子一米的花边,常常要在价钱上计较半天”。夫妻俩克勤克俭,可日子仍然寒酸艰难,怎么能从容应对朋友之间的请客吃饭?又怎么能从容迈出旅行的脚步?更何况在游轮上优雅地请女士吃牡蛎呢?

  我的亲戚中也有富有的,他们买东西几乎不问价,只看是否喜欢。在精品店随意试穿挑选,底气十足。店员看这派头,殷勤的跑动,热情的介绍,店里面流动着快活的空气。这实在是从容得紧!然而,我确实地知道平日里他们的忧心和负重没钱时,绞尽脑汁不顾一切去挣;挣到一百万,想挣一千万,更多……何况,巨大利润下,会有争食者,抢食和护食之间,哪有从容,只有撕扯。所以,财富会带来某些从容,也负责派送贪念、劳碌和抢夺。

  如此说来,陶渊明算是从容的,他“不戚戚于贫贱,不汲汲于富贵”,这份从容,是迷人的。他从容的底气,是来自于摆脱了名利的捆绑。

  我读梁启超的《敬业与乐业》,深以为然。文章里有这样一句话:“人生在世,是要天天劳作的。劳作便是功德,不劳作便是罪恶。”我就是这样成长的,勤劳和勤奋不离左右,也在这样的夸赞中长大的。

  小时候,会帮助父母干活。地里种了豆角,一根一根摘下聚堆卖。日头像火,我妈、我哥和我一人站一畦,从这头摘到那头。瘦鸡一样的我,埋在豆苗里摘啊摘,不停歇。我就盼着快点摘完,所以一会儿抬头望向对面,回回觉得地头那个终点好远,就又加快动作摘,想着早早摘完结束这份苦!

  我哥不像我老实,他一会儿就起来走。我妈尖声唤他,他头也不回:“尿尿!”他的尿好多,要好久才回来。再摘一会儿,他又走了,我妈的声音更尖了骂,“我摘个果子吃……”声音已经袅袅了。当他小大人儿一样背着手回来,像地主巡视一样经过我们身边,我妈已经气得没有什么脾气了。我们甩下他那一畦,留远远一段距离。不过,我妈不在近处督着,他更放松了,有一搭无一搭的摘。最后的最后,我和我妈再回头帮他一起摘。

  晚上回家后,我妈一边做晚饭,一边和我爸说:“这个文玉,跑得逮不住。文丽是好的。”我爸嘴一瘪,摇摇头:“哼!”他的“哼”有两个意思:我闺女!这儿子……

  学习上也是,师范时,每月一期主题班会,特别像样。班主任把这个活儿交给了我,连主题确定都由我管。我常常会在这一期进行中,已经开始思考下一期了。有话“彪”着我这个虎姑娘:能者多劳。我“能”“不能”的就不知道了,过得辛苦是真的。为了设计班会,还常常失眠,哪有从容可言?

  后来我再回想:我是谁?我做了些什么?我为什么那样做?我要的是什么?这些值得吗?

  都那么茫然,不知如何作答。

  放眼看去,所有的劳作,都是这样:完成一样,还有另一样;完成自己的,还要帮助别人的。这样的劳作中,我似乎品尝不到完成的从容。别人的认可和夸赞似乎缓减了一些期待中的饥渴,但又不是“拼图中缺的那一块”。这些深层的探问总是得不到答案,曾让我的内心充满空虚。

  (待续)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达到当天最大量